转转黄炜:淘宝有百万级卖家,但转转有数千万个人卖家

转转黄炜:淘宝有百万级卖家,但转转有数千万个人卖家|WISE2018新经济之王

Postedon2018年11月27日by小屁孩儿

2018年11月27日-28日,第六届WISE大会——“WISE2018新经济之王”如期而至。

在这个不断变化、充满焦虑和不安、却又英雄辈出的时代,我们一起见证着新经济之王的诞生。

我们认为主要由科技创新和资本扩张所驱动增长的经济模型可以被认为是新经济,这个领域里有许多正在高速成长的,了不起的新经济公司。

从任何角度来看,他们既颠覆了行业,也推动了行业发展,更深刻地改变着我们每个人的生活。

在今日的WISE大会上,二手交易平台转转的CEO黄炜透露,截止到今年7月份,转转突破了2亿用户,“我们是一个卖家非常多的平台,因为淘宝只有百万级的卖家,但是我们平台上有几千万的个人卖家”。

最近几年,二手交易开始呈规模化增长,一些声音认为,二手交易是逆周期的存在,人们需要二手。

不过在黄炜看来,这都不是二手市场受到重视的本质原因,人们热议的“消费分级”也并不完全准确。

他更愿意用“消费的多样性”来定义现阶段人们的购买力。

黄炜观察到,在北上广深一年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以有5-6万块钱,在承德可能平均到每月人均只有1000多块钱,“小县城的人对经济变化的感受并不深”。

看起来,二手更符合的是消费多样性,既每个人有不同的需求,所以消费的多样性似乎是一个常态,“它一直存在,只不过我们有观察者误差,我们更愿意相信平均数”。

而来自C端的大量闲置供给,恰恰能够满足这种多样性的消费需求。

黄炜说,家里为什么有这么多东西但是没有去卖呢,“其实我们会认为是因为物品非常不标准,而转转要做的,就是持续打造C端供给的标准化,让大家更方便、更放心的交易二手,通过流转,让物品真正发挥价值。



以下是转转黄炜的演讲实录:

我是产品经理出身,我们判断一件事情要去猜用户是怎么想的。

前一段时间发生一件事情,让我非常震惊。

我刚刚拥有自己家里的第二辆车,是一个非常小的红色车。

有一天在路上走,我会发现为什么路面上会有这么多的红车呢?

当出现这个结论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

理论上我的前、后,红车的数量没有任何变化,但是因为我们自己更关注红车,使得我对世界的看法发生了变化。

这对于我们这种做产品经理、创业的人来讲,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这就是一种因为自己所处位置所带来的观察者误差。

今天上午有很多人讲经济。

2017年之前,大家都知道主旋律是消费升级,人们不再满足于物品的丰富,还需要更好的品牌、更好的质量。

实际上我们也确实从平均数上看到了,人均的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支出都在不断提升。

今年很多人在讨论消费降级的问题,也有很多人看不懂二手,觉得二手是到了逆周期的时候,但我觉得不管是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都不是事情的本质。

2018年,可以说在整个互联网界有一个群体认知,那就是“消费分级”这个词。

2018年出现的拼多多、趣头条,让我们看到地大物博,当然也存在收入水平不同、存在差异化的问题。

在北上广深2017年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可以有6万块钱,但在承德,平均下来每月才1500多块钱。

这还不是最低的地方,所以很多人都在讲消费分级。

而我会把这个词叫做消费的多样性。

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需求,所以消费的多样性其实是一个常态,它一直存在,只不过我们由于观察者误差,更愿意去相信平均数。

其实在计划经济时代,只有一种供给,物料非常单一,所有人的需求都是被压抑的。

我们假设因为生活水平和收入水平在不断提升,人们的消费也是一条一直向上的曲线。

但是当供给很少的时候,供给的多样性缺乏,整个需求都会被压抑。

当商品经济出现以后,中国的经济腾飞,人们开始穿上五颜六色的衣服,而不仅仅只有一种。

也就是说,出现新的供给以后,整个消费需求都会大步提升,这个曲线的斜率就是一个供给。

如果消费的多样性本身是常态,我们就不用过度去讲所谓的消费升级、消费降级。

今天你去问县城里面的人,有没有感觉到经济危机,他们可能没有感觉到,或者感觉对他们自己的影响很小。

所以消费的多样性,在我们看来必须要用供给的关系去完成。

但如果有好的供给,这种需求就会爆发出来。

我的PPT里有四个截图,其实是4个小故事。

第一个截图是airpods苹果耳机,我觉得这是苹果出过的最好的产品。

有一次我找不到左耳朵的耳机了,剩下一个右耳朵的。

我想,我要买新的吗?

第二天我跑到转转搜了一下,发现这张截图里的卖家说,他耳机丢得只剩下一个左耳机了,于是我把它买了下来。

第二张是儿童羽绒服的成交价。

在我们平台有一位买家妈妈,她觉得平常的衣服可以买一些没有品牌,能穿就行,但是到了冬季要扛风,也很想买一件有品牌的羽绒服,但可能因为收入因素,她最终选择到转转上从另一位个人卖家那里买到了。

这说明,高质量的商品其实价格不菲,但在二手市场,想用一个很低的价格去寻找一个质量不错且还是品牌的商品,是可以办到的。

第三个图是iPhoneX,到现在依然很贵,新的手机要6000块钱才能买到,但是4000多块钱甚至还能以更低的价格买到高品质手机,恐怕也只能是在二手市场才能。

第四个图,是腾讯和天猫的纪念品,被用户发到了转转上。

这种供给的多样性,会促进被压抑很久的需求。

所以在转转团队看来,我们认为世界上的需求一直都存在,一直都是多样性的。

人们希望有各种各样的东西,不同的人和不同的消费理念,但是一直以来供给都不够充足,而我们认为来自于C端的闲置供给,恰恰能够满足新的消费的多样性。

今天中国人已经买了很多东西,有了大量的闲置供给,大家可以想想,家里闲置的残值超过500块钱的东西,应该有很多。

转转就是把这些有价值的东西,流转到能发挥它价值的地方去,这是转转要做的事情。

家里为什么有这么多闲置东西,但是没有去出手呢?

其实我们会认为是因为这些物品非常不标准。

从C供给本身来看,有非常多的好处。

我们会想,在整个消费里,会不会有一天个人的闲置供给也会扮演更大的角色呢?

比如在短视频领域、信息领域,当人们都觉得战争快结束的时候,代表C供给的快手和抖音又出来了。

在商品供给里,我们看到了二手车、二手房占了消费很大的比例,二手的手机、奢侈品、书也是消费的很大部分。

虽然今天还无法测算在商品的交易、在社会零售里面,二手商品的比例会到多少,但是它一定不小,而且会成为生态组成的重要部分。

所以我们认为这一天一定会来到。

怎么去做这个部分呢?

我们的答案是标准化。

我刚去日本考察,看了很多不同商店的东西,他们的二手商品像新品一样被陈列着。

我们认为只有把二手商品打造得像新品一样,才能让更多的消费者发现二手商品的价值,才能让更多闲置的东西发挥自己的价值。

在做C端供给的标准化方面,我们希望一个品类接着一个品类,让这些二手商品像新的商品一样,只有这样,每个人的闲置物品才更有意义。

我们是全世界第一个提供二手手机验机质检服务的,我们是全国第二个做二手书回收、重塑及自营的,我们也是第一个为二手商品提供质保的。

我们认为只有不断的将C端供给标准化,才能让每一件闲置物品发挥价值。

转转已经成立三年,不敢说自己是新经济的代表者,但是我们一直不断服务用户。

我们是一个卖家非常多的平台,今年7月份突破了2亿用户,淘宝只有百万级的卖家,但是我们平台上有几千万的个人卖家。

我们上线二手自营图书的三个季度里面,回收了近400万本二手书,售出了超过200万本。

我们做的所有东西,都是基于一个认知:就是我们认为在整个新经济里,这些被闲置在家里的巨大资源,应该实现它的价值。

我们所要做的就是赋能给个人、赋能给这些商品,让他们到应该去的地方。


原文链接:,转发请注明来源!
评论已关闭。